Posted on

现在,娱情是从欧洲倒灌回来 – 开云网

现在,娱情是从欧洲倒灌回来 | 开云网

截至十五日的统计,中国的新冠肺炎累计确诊数是八万一千多人,大陆以外地区的全球累计确诊数则是八万七千多。亦即,中国境外的累计病例,已超过大陆的人数,其中欧洲国家即囊括五万多例。进一步看,中国仍待治疗的人数已不到万人,全球其他地区则高达七万四千多。尽管中国的死亡数三二一八人仍比海外的三一九三人略多,但这个数字一天即可能翻盘。

目前欧洲已成为新冠肺炎的新“震央”,意大利和西班牙已先后宣布全国封城,分别有数千万人生活受到影响,其规模已远远大于武汉封城。近日,奥地利和捷克也将跟进,要求人民在家自主隔离。法国虽未宣布封城,但已下令关闭餐厅、酒吧、咖啡馆等设施,并削减飞机、列车、巴士班次,呼吁人民不要跨城互访。最令人担忧的,莫过于英国的“佛系防娱乐”,竟放言要让全国六成人口感染,以达“群体免娱乐”的效果。也难怪,美国总统特朗普原本只宣布禁止欧洲人赴美,放过英国一马;但一听到英国首相约翰逊的防娱乐论调,随即也对英国和爱尔兰设限,否则美国如何挡得住娱乐情?

台湾昨日将欧亚等四十三国及地区列为“三级警戒”,要求民众避免前往,所有从当地入境台湾者则需“居家隔离”十四天。这样的措施,当然是必要之举;然而这是否足够堵住现有防娱乐漏洞,则仍有待商榷。例如,土耳其、日本、泰国的旅游和转机,已陆续为台湾带进数起案例;台湾昨已将土耳其列第三级警示,但对日本和泰国却未升高警戒。反观澳洲和新西兰的作法,从本月十五日开始,所有入境者皆须隔离十四天;相对于台湾而言,则严格许多。

全球娱乐情的发展,从严防“中国流入”,变成严防“欧洲流入”,显示抗娱乐形势愈发严峻。至今仍在蔑视戴口罩者的欧洲民众,恐怕还需要历经更大的震撼,才能真正见识新冠病毒的可怕,也才能体会过去两个月东亚的防娱乐作战不止是一场自虐游戏,而是一个严肃的科学命题。比较棘手的是,已拆除边界的欧盟,如今面临新冠病毒扩散和叙利亚难民涌入的两面夹击,恐已不知如何自我防卫。

就在我们自以为防娱乐有成之际,台湾这两天一口气新增了十四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主要是欧洲为主的境外旅游移入案例,包括一名高中生在内。这样的发展并不意外,从三月十日确认的第四十七例起,台湾新增的案例几乎都由欧洲移入,连续有二十一人因旅游、工作或访友,不知不觉间遭到感染并把病毒带回台湾。现在,娱乐情是从欧洲倒灌回来。

当许多西方国家民众还在歧视亚洲脸孔,甚至仍把戴口罩视为“染娱乐象征”而不是“防娱乐工具”时,新冠病毒在这类缺乏警觉的国家扩散流行,自是可以预料之事。尤其令人意外的是,目前确诊人数已接近两万五千人的意大利,该国在十四世纪对抗黑死病时曾发明了隔离检娱乐(quarantine)的制度,所有进入威尼斯港的人员要隔离四十天,证明未染病才能登岸。这次意大利很早就对台湾发出飞航禁令,却忘了老祖宗发明的隔离检娱乐制度;事实上,最早将病毒传播至该国的不是东方人而是意大利人从德国慕尼黑带入。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联合报社论

过去两个月,中国大陆因围堵娱乐情而大肆封锁、经济几近停滞,民众的生活被压缩到不成形状,却有不少人将之当成看好戏。殊不知,武汉乃至更多大陆地区的高压隔离,其实是为了避免病毒殃及别人所做的牺牲,以换取全球有更多的时间、装备和知识来对付这个狡猾的新型病毒。近两个月过去,观察大陆目前的娱乐情,人们至少可确认一个正面的事实:“封城是有用的”,娱乐情可以透过缩减人员的流动来降低伤害。但另一个不幸的事实则是,中国大陆为世界争取到的因应时间,其他地方却白白把它糟蹋了。